专家解读:中亚区域一体化为何前景晦暗?

发布时间: 2020-06-19 08:55:33
来源:丝路新观察网
浏览次数:0
分享到:

丝路新观察6月19日电 据俄罗斯独立报网站报道,苏联解体后,似乎介绍中亚的文章很少不提到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存在的区域领导人之争。这些比较性论述列举出了从宏观经济到人口和军事的广泛标准。不过,几乎总会提到人格因素,包括两国首任领导人的野心。

实际上,这种领导地位的标准不可能一成不变:从政治现实主义的角度来看,领导人仅由一个或另一个国家将其利益强加于一个地区的能力所决定。一个国家可能在今天因某些指标成为领导人,明天又变成最差的一个。基于此,政治和经济稳定就可以是允许自命为领导人的标准。相对于过去的光辉时期,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之间恰好不存在重大差异。尤其是,即使现在评估两国政治和经济稳定的前景,也没有重大差异,因为在这两个国家,这种稳定正越来越多地暴露在大量风险之下:既有已露出端倪的,也有尚未有人考虑到的。

资料图片: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

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当选后,宣布将区域关系列为外交政策中的优先事项,并提议举行五方会议,在哈萨克斯坦时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支持下,首次中亚国家元首协商会议于2018年3月成功举办,第二次会议于2019年11月举行。同时,乌兹别克斯坦领导人完全做到了避免将塔什干定位成某种领袖,并且,重要的是,成功避免对其倡议的一体化未来做出任何暗示。塔什干迅速否认其野心,可能是为了不与现有的一体化协会挑起竞争和潜在冲突。

欲成为中亚地区领导人的首份书面申请来自努尔苏丹。2020年3月9日,总统托卡耶夫签署了《2020-2030年哈萨克斯坦外交政策纲要》。其中特别提到,哈萨克斯坦将巩固其作为“中亚地区领先国家”的地位,而不是此前对“发展区域内部一体化”的追求。在“外交政策的目标和任务”部分中再次强调了这一倾向:区域目标和任务包括“加强哈萨克斯坦在中亚地区的领导地位,并促进其长期利益”。

这无疑表明了哈萨克斯坦想成为公认地区领导人的雄心壮志,也表明了在不久后有可能在该问题上与乌兹别克斯坦竞争。关于与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继续有条件紧密合作也引人关注,即“在联盟条约所确定的领域”,且“需要优化联盟内进行谈判的方式,以充分考虑到哈萨克斯坦的长期国家利益。”在该假设中,可以推测,有关中亚的一体化理论及其领导者抱负的确定,在很大程度上既是对塔什干地区政策积极主动的回应,也是努尔苏丹试图将现有对欧亚经济联盟的依赖与该地区在其领导下某种联合轨迹相比较的尝试。顺便一提的是,后者与欧洲通过“统一评价标准”实现领导权的路径颇为相似,但这并没有使欧盟形成军事力量,甚至统一的政治力量。同时,重要的是,哈萨克斯坦专家界的相当一部分(可能还有政治机构),对哈萨克斯坦对于乌兹别克斯坦全面入盟的极度关注存在一种看法。这按理应该降低联盟中的“俄罗斯股份”,并有助于在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白俄罗斯中形成强大的主动权阵线,实际上削弱联盟的能力,而联盟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是相对的。

在中亚,后苏联时代加剧的离心性问题可能不比战后的欧洲少,甚至更甚。杰出的俄苏军事东方学家安德烈•斯涅萨列夫曾经写道:“历史推翻了地理,因此必须听取历史的意见。”过去30年的经验完全推翻了五个前苏联共和国在一定程度上统一的思想观念。所有尝试将自己定义为一个整体区域,并将自己定位为世界关系独立联合主体的实验均未成功。在该地区国家中,政治精英们绝对没有能力寻求和找到解决该区域问题的折中办法,国家私利一贯是他们的优先事项,排除了任何战略妥协。五国各自所处的政治和经济模式加剧了这种情况。自1991年以来,中亚所有一体化甚至合作倡议均告失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该地区五个国家客观上缺乏共同议程。然而,由于主要因素,即该地区所有国家政治精英的利己主义,一直都无法形成紧迫问题的共同议程。在已经确定的多样化外交政策优先方向上,区域外合作的主要方向也在努力脱钩,其中许多在制度上已经初具形态。

同时,即使存在对稳定和发展的共同威胁,也还未成为统一的(甚至是一体化的)因素,其中一些威胁长期凸显,例如,水能问题的潜在冲突。中亚整体水系几乎是唯一自然且稳定的区域形成因素。尽管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关于罗贡水电站的矛盾有所缓和,但在该问题上尚未找到最终的妥协方案,因此整个中亚的水安全、人为问题安全、粮食安全和环境安全问题等方面的隐患依然存在。2017年9月,米尔济约耶夫发表声明称,乌兹别克斯坦不反对在吉尔吉斯斯坦修建卡姆巴拉金水电站,甚至准备亲自参与项目建设。该声明当时几乎引起轰动,但鉴于与俄罗斯的政府间协议破裂后,纳伦梯级水电站项目就失去了资金来源,所以该声明并没有给乌兹别克斯坦总统施加任何义务。未来几年,天山山区开始进入缺水期,这将降低吉尔吉斯斯坦水库的充水率,而这将导致发电量减少并可能限制电力消耗。同时,水量的减少给乌兹别克斯坦的农业开垦带来了问题,也在较小程度上影响了哈萨克斯坦。

水能问题带有跨界性质,且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依靠同一水资源的国家经济战略相互矛盾。在水资源日益短缺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全地区共享水资源的战略,就会造成个别国家的利益冲突,并有可能成为整个地区社会和地缘政治高度紧张的根源。

区域内的紧张局势正在成为一个风险因素,甚至对区域行为者参与的更广泛的国际形式而言也是如此。2020年6月2日,吉尔吉斯斯坦经济部长穆坎别托夫表示,由于与哈萨克斯坦接壤边境的问题以及欧亚经济联盟对该问题的忽视,吉不排除撤回该联盟代表的可能性,根据规定,这将阻碍联盟各机构的当前工作。吉经济部在官方声明中称:“哈方以打击影子贸易为幌子,有意阻挠吉尔吉斯斯坦的出口,包括农产品。”吉哈海关冲突由来已久,始于哈方对从比什凯克走私中国商品的抵制行动,并常因哈萨克斯坦生产者的利益反复继续。

尽管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向其弱邻提供了一些人道主义援助,但即使是在疫情当前的紧急时期,也很少改变该地区各国建立于对民族自我主义了解不足之上的行为模式。边境领土的潜在冲突得以保留,这也是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之间最严重的问题。

5月31日,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公民因索赫飞地上的用水问题发生边境冲突冲突,造成187名乌兹别克斯坦公民和25名吉尔吉斯斯坦公民受伤,几栋房屋被烧毁。仅在2020年5月,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边境就发生了三起武装冲突。但它们已经习以为常——而且,如果说吉乌边境上的国家机构并非总是有效设法稳定局势,那么在吉塔边境,双方军事人员均直接参与冲突,有时不择手段地使用迫击炮。杜尚别和比什凯克拒绝莫斯科对该局势的调解服务,尽管双边谈判进程早已陷入僵局,而且双方似乎都有意在国际边境保持冲突,出于陈腐的国内政治目的相互树立“敌人形象”。

水能和领土边境问题只是一系列问题中最凸出、最明显的部分。这些问题表明,中亚五国的政治精英无法联合其利益。真正对地区领导人的竞争只会导致局势恶化,特别是在整个国际关系体系不断重新格式化的背景下,有关区域也不例外。

(作者:历史学博士、中亚和中东问题专家亚历山大•科尼亚泽夫 编译:刘若玮)

相关标签:

友情链接: 哈通社    卡巴社    阿新社    中驻吉经参    中驻哈经参    中驻乌经参    中驻土经参    中驻塔经参    中驻阿经参    中驻格经参    中驻亚经参    哈大使馆    吉大使馆    乌大使馆    土大使馆    中亚科技服务站
天津在线    天山网    亚心网    亚欧网    每日甘肃网    霍尔果斯政务网    霍尔果斯新闻网    伊犁新闻网    伊犁绿河谷    塔城新闻网    伊宁市政府网    乌苏市人民政府网    塔城地区政府网    吐鲁番丝绸之路在线    阿勒泰新闻网    乌鲁木齐在线    红山网    今日新疆网    黑龙江新闻网    东北新闻网    沈阳网    青海新闻网    宁夏新闻网    陕西西部网    内蒙古新闻网    银川新闻网    中国西藏网    新疆网    亚欧外贸中小企业服务平台    中国喀什网


版权所有:丝路新观察网  电话咨询:+996 312 374609    +8609916123969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Сайт новое наблюдение шелкового пути  Телефон: +996 312 374609
国内地址:新疆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天山区金银大道200号新闻大厦7楼
国外地址: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市伊桑诺娃大街1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