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中国的哈萨克斯坦学生:在中国啃个学位难不难?

发布时间: 2019-01-11 11:15:11
来源:kp.kz
浏览次数:0
分享到:

如今,越来越多的哈萨克斯坦学生愿意去中国接受高等教育。根据中国教育部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在中国留学的哈萨克斯坦学生有17600名,主要集中在杭州、乌鲁木齐、海南、北京和上海。在俄罗斯留学的哈萨克斯坦学生有10万多人,比中国多多了,不过在韩国的留学生比较少,只有1600人。海外留学生人数每年都在增长。共青团真理报对曾经在中国留过学以及目前正在中国留学的哈萨克斯坦学生进行了采访。他们分别是来自阿克托别的萨帕尔•别克苏尔坦,来自阿拉木图的伊洛纳•帕克,还有来自阿斯塔纳的迪娜•图拉洛娃。

——请介绍一下你们在中国的学校。

萨帕尔•别克苏尔坦:我今年21岁,我在青岛的中国石油大学学习,今年上大三。专业是石油工程。我有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赞助。根据我的赞助条件,我要学5年,第一年学中文,之后的4年学专业,拿到文凭后我要在阿克托别的CNPC公司工作。老实说,我在申请赞助的时候特别想去北京,北京是个巨大的超级现代化的城市。中国有5所石油大学,最大的一所就在北京,但据说石油工程专业是青岛的最好,所以我来青岛上学。现在我觉得我很幸运,青岛是个美丽的城市,气候也很好,非常适合生活。我们学校很大,学习和生活条件优越,而北京,雾霾太多,环境不如青岛好。

伊洛纳•帕克:阿拉木图现在有2所孔子学院,在孔院我得知有机会申请奖学金去中国大学读书,于是我申请了兰州大学,学习企业管理专业。当我到中国的时候,说实话,我受到了巨大的文化冲击,我在哈国学了4年翻译专业,我自认为汉语说的还不错,但到了中国后我发现我什么都听不懂。我有一种白学了的感觉。后来,我的耳朵经过了一段时间调整,可以正常交流了。

迪娜•图拉洛娃:我一开始是在哈萨克斯坦国立大学的东方学院学习汉语专业,本科毕业后我来到北京的清华大学。这是中国最负盛名的大学之一,中国的哈佛。我来清华的时候是2005年,中国那时候跟现在一样,都非常有前景。而我也一直对中国文化和语言感兴趣。

——有很多哈萨克斯坦人在中国学习吗?

萨帕尔•别克苏尔坦:中国有很多来自独联体国家的留学生。除了哈萨克斯坦人还有俄罗斯人、乌克兰人、中亚其他国家的人,可以说留学生中有一个友好的庞大的俄语圈子。顺便说一下,如果在中亚招收学生,那么大部分都来自哈萨克斯坦。主要是哈萨克斯坦西部的孩子比较多,阿特劳、阿克套、库里萨雷和阿克托别。我2015年来的,当时学校有150个哈萨克斯坦人,现在人数少了一些。人少的原因首先我觉得是学业越来越难,其次是坚戈贬值后经济困难就离开了。现在我们学校有50个哈萨克斯坦人。人数最多的是巴基斯坦人,还有很多同学来自非洲,肯尼亚、坦桑尼亚、刚果、赞比亚、津巴布韦和其他国家。总的来说我们学校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美国、加拿大、拉美国家。

伊洛纳•帕克:很多哈萨克斯坦人在中国学习,中国主要城市和大学都有他们的身影。我们大学有100多个哈萨克斯坦人,但兰州还有其他几所大学,每所大学都有我的老乡。除了哈萨克斯坦的学生,还有俄罗斯人和其他独联体国家的学生。当然也有美国、欧洲、日本和韩国学生。

迪娜•图拉洛娃:中国对外国人越来越开放,吸引了很多留学生,其中哈萨克斯坦留学生比例很大。中国给每个国家的学生都分配了一定数量的奖学金,并分配给各个大学。我所在的清华大学有很多外国学生交换项目,特别是和美国著名大学交流,所以我们这有很多来自美国和欧洲的学生。因此,在中国的大学学习,不仅可以和中国学生交流,还可以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交流。

——汉语难学吗?

萨帕尔•别克苏尔坦:当我刚来中国的时候完全不懂汉语,我的水平仅限于说一句“你好。”

我基本上是零基础学生。我第一年是学汉语,然后通过语言考试才能开始专业学习。我们语言必须达到HSK4级水平。如果学生达不到这个水平,就得退出赞助项目,打道回府,而且还得把第一年的花费还给公司。因此,我们有了很强的语言学习动力。我冬天的寒假也没回家,就在努力学习。除了大学的课程,我们还在外加课。我一天的生活是这样的:早上8点-12点在大学学习,午饭后到晚上在培训班上课。这很有用,因为我们付出了努力。我们所有的课程都是中文的,现在我说的很流利,口语不错。但对我来说难点在一些复杂的术语和汉语书写。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手已经习惯写汉字了,但如果中断练习,一切就得从新开始。所以我一直在学习。

伊洛纳•帕克:我2007来中国的时候,汉语正在蓬勃发展。我爷爷跟我说,去吧,去中国学中文吧,指定没错。我认为,如果要学习语言,那么环境很重要,所以我不仅要学一门专业,还得生活在中国,感受中国文化,让中国文化渗透我。不过,中国不同地区的语言还是有差异的,比如中国有粤语方言,和普通话有很大差异。对我来说,学汉语的难点在于音调,某两个词可能拼音相同但音调不同意思就不同。

迪娜•图拉洛娃:汉语很难,毋庸置疑,但也很有趣。我想在中国念硕士,我的水平必须达到HSK6级。本科2年级后我就来到中国在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学习汉语。之后我考过了6级。我喜欢学语言,刚开始接触的时候就喜欢上汉语了。在中国学习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汉语虽然很难,但当你试着用汉语逻辑思考的时候你会更容易理解汉语,那样会容易很多。学习英语是一开始很容易,后面很难,而汉语是一开始有点难,后面就会很容易。汉字是象形文字,由各个结构组合而成。如果掌握了204个偏旁,那么书写就会变得简单。

——外国学生在中国都可以从事哪些工作?

萨帕尔•别克苏尔坦:在中国,外国人可以从事的工作种类很多,留学生兼职的话一般是去当模特、演员、外语教师尤其是英语教师,这是最受欢迎的工作。

——你最喜欢中国的什么地方?中国最让你觉得神奇的地方又是哪里?

萨帕尔•别克苏尔坦:其实,有很多让我惊讶的事情。首先,中国真的太大了,当我第一次飞来北京的时候,我们在城市上空盘旋了半个小时才降落,我有一种这里大无边的感觉。我很喜欢中国的各种完善的基础设施,道路、路口、建筑、桥梁、隧道,都很方便。当我乘坐高铁从北京到青岛的时候,我没有看到一片空地,几乎所有的土地都被利用起来了。这和我们在哈萨克斯坦坐火车时看到的景色不同,哈萨克斯坦火车经过的地方经常是大片的草原。中国的食物也让人记忆犹新。尤其是辣的食物很多,我第一次吃的时候身体都在燃烧,但对于中国人来说,这种辣度根本不算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习惯了这里的饮食,回到哈萨克斯坦的时候我没有辣子和大蒜吃东西感觉不香。对我来说还有一个问题,青岛没有馕,因为这里的人不吃,所以第一年我挺难过的。幸运的是,我们学校附近有卖维吾尔族馕的,拯救了我。我喜欢中国人过春节的方式,他们会庆祝一整个星期。我还喜欢他们认真遵守自己的传统。中国最酷的事情就是无现金支付,可以通过手机应用程序微信或者支付宝付款。非常方便,不用带现金,银行卡也可以支付。我不需要带钱包,每天带个手机出门就行了。

伊洛纳•帕克:惊讶的事情首先是人太多了。兰州有350万人口,按照中国标准来说这是一个不大的城市。日常生活中我发现了很多和哈萨克斯坦不同的事情。比如坐火车,哈萨克斯坦的火车没有人站着,但中国的火车上有站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边没有馕,但我比较幸运,在兰州有很多回族人,他们也有传统的大饼子,跟我们的馕很像。但好在我不吃馕也没啥,我在家也不咋吃面,女孩子们都懂的。我从小都在家里生活,这是我第一次住宿舍,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外国人的宿舍比中国学生的宿舍好很多,我们住的是2人间,有淋浴,厕所和小厨房。中国人住在6人间,公共浴室和卫生间。我们的奖学金是中国学生的3倍。所有学校的国家奖学金标准都是1700元,不管是在兰州还是北京还是上海。如果我们用这个钱生活,可以有富裕的钱去旅行,但北京上海的学生可能不行,毕竟生活水平不同。兰州地理位置优越,基本位于中国的中心地带,去哪儿都挺方便,我在中国旅行了4年,可以完全依靠奖学金。

迪娜•图拉洛娃:我喜欢中国菜,因地区不同,菜品不同。大家都认为中国菜很辣,但其实不是的,在北方或者上海都不会太辣,有些地方吃海鲜,有些地方爱吃大米,而有些地方喜欢吃面食。

——中国人对待外国人的态度如何?

萨帕尔•别克苏尔坦:中国人对外国人态度很友好,喜欢跟外国人聊天拍照。非常喜欢欧洲人,对非洲人也很友好。对哈萨克斯坦人也不错。有一些谣言说哈萨克斯坦人在中国被压迫,这是假的。总的来说中国人很冷静,不是爱起冲突的民族,我在这3年了,跟谁都没打过架,但我在哈萨克斯坦打架是家常便饭。

伊洛纳•帕克:中国人对所有人的态度都是一样的,不论你来自哪里,是什么民族。中国人很开放,很友善,乐于助人。中国人也很勤奋努力。因此,当你在中国开始学习的时候,其他人可能还没起床。早上7点就有人排队去图书馆,因为学生很多位子有限,得早点去抢座位学习。早上开始学到午饭时间,午休一会儿又接着学到晚上。

迪娜•图拉洛娃:对哈萨克斯坦人没有偏见。来自外国的年轻人喜欢旅行,然后找工作兼职,如果你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那么在中国就会有很多机会。

——毕业后的计划是什么?

萨帕尔•别克苏尔坦:我的计划是顺利毕业,好好学语言和专业。如果我有机会留在中国工作,我不会拒绝的。我认为中国正在快速发展,中文对我来说很有用。哈萨克斯坦和世界很多地方都有中国公司。

伊洛纳•帕克:我的计划是毕业立刻回到家乡,在一家中国公司工作。计划已经实现,我现在在华为驻阿拉木图代表处工作。

迪娜•图拉洛娃:2013年国际关系硕士毕业后,我在北京的俄罗斯新闻社信息中心工作,为俄语听众提供有关中国的新闻。回到哈萨克斯坦后,在总统图书馆分析中心工作,该中心专门从事国内外政策的研究,我负责和中国有关的工作。(来源:kp.kz 编译:安冉)

相关标签:

友情链接: 哈通社    卡巴社    阿新社    中驻吉经参    中驻哈经参    中驻乌经参    中驻土经参    中驻塔经参    中驻阿经参    中驻格经参    中驻亚经参    哈大使馆    吉大使馆    乌大使馆    土大使馆
天津在线    天山网    亚心网    亚欧网    每日甘肃网    霍尔果斯政务网    霍尔果斯新闻网    伊犁新闻网    伊犁绿河谷    塔城新闻网    伊宁市政府网    乌苏市人民政府网    塔城地区政府网    吐鲁番丝绸之路在线    阿勒泰新闻网    乌鲁木齐在线    红山网    今日新疆网    黑龙江新闻网    东北新闻网    沈阳网    青海新闻网    宁夏新闻网    陕西西部网    内蒙古新闻网    银川新闻网    中国西藏网    新疆网    亚欧外贸中小企业服务平台


版权所有:丝路新观察网  电话咨询:+996 312 374609    +8609916123969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Сайт новое наблюдение шелкового пути  Телефон: +996 312 374609
国内地址:新疆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天山区金银大道200号新闻大厦7楼
国外地址: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市伊桑诺娃大街172号